q8網備用/滄桑看雲

 古語雲:“易有三訓,一訓簡易,二訓變易,三訓不易”,“易與天地准”,之于常識,不也是如此嗎?q8網備用們生活在常識中,“春暖花開”、“秋高氣爽”,我們不假思索地運用它們,是爲簡易;同一事物不同時刻有不同的表現,變化無窮,是爲變易;常識由生活而來,經久適用,是爲不易。故莊子雲:“道在便溺”。因常識,于生活,我們泰然。
  老子雲:“大象若希”。正是由于常識之于我們太過習慣了,時常,我們會無所察覺,如同時空之于我們過于靜止與絕對,在愛氏之前,我們被蒙騙了千萬年。于是我們在恍然後明白,常識雖常,但亦要知之、行之、思之。
  所謂的對常識的知之,並非僅僅爲熱則卻衣寒則添衣的自然反射,而是對自然存在的用心觀察。沒有這用心,何來常識?沒有常識,何以行之?不得而行之,必遭禍患。譬如之于人,了解交通擁擠之時間,于約會便不會誤時;又譬如拿破侖不知俄國之地廣與冬天之寒冷,便因俄國堅壁清野而爲滑鐵盧之役埋下伏筆。
  所以對于常識,要知之。
  所謂的對常識的行之,不僅是于知之之後的體證,還是生活的必需,之所以要知且行,系因爲知易而行難。行難,故特以行之。常識的知之,是困則眠、疲則休息,是諸葛順勢三分天下,是劉邦知楚強漢弱而強赴鴻門。對常識的行之,是順應自然、順時而動,故可避害趨利,所以才有一覺醒來的精神,才有漢朝天下。
  所以對于常識,要行之。
  至于對于常識的思之,那便是在知行合一後更高的要求。正因爲常識之常,所以無形中被我們忽略、習慣,然世間萬物莫不在變易中永恒,拘泥而行自己不適合,若死守既得,便永無進步可言。故湯之盤銘曰:“苟日新、日日新、又日新”;《康诏》曰:“作新民”;曾子曰:“君子無所不用其極”;因爲對常識的思之,愛氏提出了相對論,玻爾提出了量子力學;之于曆史的,不正是由于對意識形態的思之與變革,再知而行之,才有三十年改革開放而至于今日之中華崛起?
  “易與天地准”,也正是憑借常識,憑借與常識同行,我們維系了一個曠古的文明,然而無論是生活還是發展,不知常識無語進步,不行常識無以趨利避患,不思常識卻也無以百尺竿頭更進一步。
  于是,不妨化用子思的“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”而說,對于常識,我們要知之、行之、思之,由是,則有泰然的生活與不斷的前進。

   看雲,就是解讀生活。看那流雲飄忽不定,蒼穹底下立著小小的人影,每個人都在看雲,每個人都在經曆看得見摸不著的生活。
  不同的人,看雲看出不同的形狀色彩;不同的人,對生活有不同的理解,不同的答案。答案千姿百態,人對生活的追求便不一,于是生活便因了答案的豐富而多姿多彩了!
  生活,一個多大的概念?縱穿古今,橫越中外。總之,它無處不在無所不包。
  花木蘭的人生字典有孝勇二字,這便是她對生活的答案,于是身披戰袍的她終于演義了一首感古動今的千古絕唱!
  古今中外,那難以計數永臥沙場的將士,與敵人殊死搏鬥不言退縮,因爲他們對生活的答案就是:是軍人,就要金戈鐵馬去,馬革裹屍還!生活便因此抹上了濃重的豪情壯志。
  四百年前羅馬鮮花廣場上被熊熊烈火燒死的那個不屈的靈魂,畢生信守的人生答案便是堅持真理,幾百年後的世人在仰望真理的同時,生活裏又有了關于真理的動人色彩。
  不甘摧眉折腰事權貴的李白,在仕途不如人意的迷惘中,從難于上青天的蜀道中得出了新的答案,于是在廣闊山水中揮灑不羁情懷,揮毫成就一篇篇傳世文章。
  人民的好總理周恩來的一生就是爲人民服務的閃光曆程,這也是他對生活惟一的答案,所以當他的骨灰撒向滾滾浪濤時,億萬人民痛哭失聲,永遠銘記這一偉大靈魂。
  唐太宗的目光深遠地看到了回纥的牙帳、吐蕃的城堡,他明白,統治的穩定首先要有民族的和睦:他的答案不同于成吉思汗的繼任者們。于是,皇城的大門打開了,迎來了高原的氣息、蒼山的風、洱海的浪、東北的大風雪。于是,這個封建君主的人生便以獨特的姿態立于曆史祠堂中。
  不同的曆史人物作出了不同的人生答案,演義出的,是一部豐富的曆史。而生活的豐富與美好,還在于有差別的創造,當然,它也源于對事物不同的答案。一畝快要豐收的麥子,農人看到的是飽滿的麥粒,凡高看到的是生命的激情,詩人看到的是色彩與海浪的組合……于是社會的物質大廈與精神大廈便拔地而起,生活便豐富堅實。
  朋友,走過曆史的煙雲,你對生活有什麽答案?你將如何面對現實?你將以什麽姿態去面對未來生活的挑戰?別忘了,我們正年輕,“看雲”的日子不要迷失在天真浪漫中,尋找一個理性的答案,讓我們追,讓我們飛。生活要我們去創造,美好的未來是q8網備用們自己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