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搏開戶/心中的浮冰

心中的浮冰
天色還灰著,霧蒙蒙的,天西邊灰得象塊浮冰,東邊已爬上令人欣慰的模糊白。四周一片混濁,幾片雪花貫穿在天地之間,將其連成一片,冷得柔美。
冬之寒在此凝結、沉澱,嘻皮笑臉地挑畔著萬物的忍耐底線。清晨的道路上,行人廖廖無幾,人們多半是藏在被窩,在夢中占著別人的小便宜,不時露出勝利般的微笑。
朦胧中,一位母親牽著孩子的手,走在路上。腳步既不悠閑,也不匆忙。孩子穿著極厚的冬衣像個球,兩眼盯著片片雪花,看著它擁入大地。
童話似的雪景微笑地望著那孩子,他似跳非跳,有些跟不上媽媽的步伐,好幾次踩到自己的褲角,紅撲撲的小臉蛋被雪襯托得更加純真、可愛。
母親很認真的走著路,眉毛間染上了冰霜。
此時,孩子突然心血來潮,跑到母親的前面。被甩開手的母親有一些不知所措,只見孩子在離母親不遠的地方蹲下,畫了一道線,拉過媽媽,樣子像是要與她比賽,可母親的臉上立即提起不耐煩的表情,一下將孩子的半個身子扯了起來,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呵斥。
孩子低頭撅著嘴,似乎並沒認真聽那些批評,只是失望的看著那條漸漸被冰冷所掩埋的起跑線,黯然失色。
孩子的手再次被母親捆住前行,只是那步伐少了些活力。
天在不知不覺中亮了好久,雲像塊浮冰,冰冷而堅硬。
不知那位母親的心中是否也被凍上了浮冰。
與孩子的競賽並不會讓她失去什麽,而孩子也許會因爲這一件事開心好久。也許很多天之內不會挑食,也許會更努力地去爭取一朵小紅花,也許
相反,失去這一場比賽,對大人來說無所謂,而在孩子心中,恐怕從此就在媽媽面前豎起一道警戒牆,並對其産生敬畏了吧。
就像一位智者說過的那樣,即使申搏開戶們不再是孩子,也學做一個孩子吧,因爲往往孩子想用心靈的溫泉去溫暖大人的心,卻不料被這寒風一吹,反而變成了大人心中的浮冰。

你聽多美
有些歌聲無法遺忘,如同有些人在心中無法被取代,它們一直在時間的長河裏,自由地歌唱。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,是古風吹拂我心;宿昔不梳頭,絲發披兩肩,是子夜歌萦繞我心;海水夢悠悠,君愁我亦愁,是西洲曲蕩漾我心。
《越人歌》便和這些歌謠一樣,盤旋在申搏開戶的心頭,揮之不去。
你聽,多美!
你聽,歌聲蘊含曼妙的旋律,多美!
吳山越山青,少女的歌喉也籠上一層翠綠,清澈可人。她立在舟頭,淺淺吟唱,今夕何夕兮?
一個你不能回答的問題,卻不影響你的沉醉,沉醉于隨著水路一起蜿蜒的曲調,沉醉于遠離塵囂純淨無比的嗓音,不知不覺,已是最後一句: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悅君兮君不知。
你聽,歌聲中蘊含的難忘的故事,多美!
也許,你並不認識那搖漿的越女;也許,你並不精通那所謂的五音;也許,你甚至與同船的他一樣,連越語都聽不懂。
然後你又是懂的,在千萬人之中,在千百年之後,就像他從歌聲裏聽懂了她一樣,執起她的手,緩緩歸去,沒有瑤琴的伴奏,沒有寒蟄的長鳴,心弦卻不斷,你一直在聽。
你聽,歌聲蘊含綿長的情愫,多美!
是細雨輕撫你面龐的滴答,是秋燕立在你窗前的呢喃,是和風拂動你衣袖的溫柔,當然美。
少女的心思都藏在歌聲中,是個不能說的秘密,她只喜歡他,把這單純的情感小心的唱出。不管今夕何夕,無論君之不知。
在這個寂靜的夜晚,你仰望天空中的皓月;心裏充溢著這首《越人歌》,旋律曼妙、故事難忘、情愫綿長。
給美下個定義,總是要惹上帝發笑的。但這種感覺卻悄悄占領你的耳以及你的心。因你,聽到最純的歌聲,和它飽含的點點滴滴。所以,你又閉目,用耳和心繼續感受,以一種皈依的心情。
《越人歌》是一朵彼岸花,即使無法摘取,也一直存活于心間,在你聆聽的一瞬,即使不見花開,也能察覺花開的聲音。
你聽,多美!【星火作文網 www.easyzw.com】

【星火作文網 www.easyzw.com】